首页 > 文章详情 > 我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我”?

我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我”?

作者:郑棋元
阅读:1415
评论:0
发布于:2020-05-28 18:43:44.0

    题目中的“现在的我”实际是指工作中现在的我,与一个月前工作中的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对自己事业发展的定位和路线发生了变化,所以自从一个月前换了公司后自己在公司里所关注的方面及表现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作为企业的一份子,不管是普通员工还是企业的中层管理者,从组织管理的层面考虑,责权利相统一的原则非常重要,它将引领员工在企业内部的发展进程。一名员工进入一个企业,首先有一个职位,这就会出现与职位相对应的职责,或者说责任。对我而言,第一个发展阶段就是开发市场,提升个人业绩。当业绩达到一定金额时将会进入第二阶段,组建销售团队,提升团队销售业绩。当然现阶段只有销售人员的权力,第二阶段将会拥有销售经理的权力。关于待遇方面,也主动打破了之前从事管理工作时的无任务底薪的薪酬结构,而是按照任务内无提成的销售薪酬结构设置,这也表明了自己不想让其它事务缠身并占用精力,而要重新开始走销售路线的决心。因此在以上责权利相统一原则的驱使下,现阶段自己将全部的精力都投放到了市场开发上了,而不再关注诸如人事行政管理类、公司的对外宣传和推广、公司电商平台的搭建和发展,资源项目引进和运营等管理类工作了。

     如果从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进行分析,我目前处在生理需要和安全的需要这两个阶段。马斯洛把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1、生理的需要,指人对食物、空气、水、性和休息的需要,是维持个体生存和种系发展的需要;2、安全的需要,指人对秩序、稳定以及免除恐惧和焦虑的需要;3、爱和归属的需要,指人要求与他人建立情感联系以及隶属于某一群体,并在群体中享有地位的需要;4、尊重的需要,指希望有稳定的地位,得到他人的高度评价,受到他人尊重并尊重他人的需要;5、自我实现的需要,指人希望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不断地完善自己,完成与自己能力相称的一切事情,实现自己理想的需要。层次越低的需要力量越强,它们能否得到满足直接关系到个体的生存。对于我而然,刚加入公司,客户开发也是从零开始,在如此低迷的市场形势下能否在一定的时间内达到预期的业绩也是个未知数。自己的收入在定位改变后有所下滑,能否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业绩任务,甚至超额完成以此增加提成收入来维系个人家庭经济稳定性也不明朗。如果长期下去而无法完成业绩任务,也会影响到我在新公司的生存问题,并且个人销售业绩提升到一定额度也是一切工作计划的基础,因此开发市场,提升个人业绩,达到预期目标非常重要。在新公司的现阶段,我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我不得不将注意力和全部精力都投放到市场开发上,以确保能早一点达到理想的业绩水平,以便脱离危险期,同时有些能力也职能被暂时搁置。我也能感觉到在现阶段公司对我其实有更多的期望,但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在同一时间或时期内,把注意力投放到不同的对象,同时从事几种不同活动的现象,在心理学里被称作“注意分配”,但前提条件之一是必须有一项活动是非常熟练的,甚至已经达到了自动化的程度,否则是不可能实现的。马斯洛也认为,只有较低层次的需要得到基本的满足后,较高层次的需要才会出现,才能顾及到更多更高层面的问题,当然此阶段也是一个很好的观察、了解公司以及发现问题的阶段,一旦安全的需要得到了满足,后期自己将会有很多可以为公司做的事情。

    在公司里,如果有些板块的工作由我来负责,即使我能够解决了问题并完成任务,在现阶段我也不能出面,其实我对项目运作等统筹管理类工作的兴趣要远远大于销售类,但那些却不是我现阶段的职责范畴。在此我想重点说的是虽然我不能参与但我也可以给点建议嘛。如果我是管理者,简要安排思路如下:首先立项,即起一个项目运作的名称,再选一个项目负责人全权负责项目的运作,项目负责人进行市场调查撰写项目运作方案,具体体现项目运作细则以及所需要的支持,同时制定项目负责人以及参与人员的职责和奖惩政策,项目运作过程中根据成效情况及时对相关项目参与人员进行奖励和惩罚等等。

     因此,在现阶段,我只能做“现在的我”,因为只有做好了“现在的我”,才能出现更加精彩“明天的我”。

青岛郑棋元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