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九型中2号助人型的“压力线”与“轻松线”到底是如何呈现的

九型中2号助人型的“压力线”与“轻松线”到底是如何呈现的

作者:李静
阅读:2098
评论:0
发布于:2020-02-17 19:46:24.0

作者:李静    九型网特聘高级性格研究员

来源:小兔讲九型,转载请申请公众号授权!


这几天上视频网站看电影,发现我的账户被盗了!心中十分郁闷:怎么会有这么没有节操的人呢?怎么能有这么不善良的人呢?真过分!

 

“善良”犹如一盏明晃晃的大灯,把我的世界照的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任何“黑暗”“龌蹉”“自私”“任性”“愤恨”滋生的时候,“爱心”就会像居委会的马大姐,立刻舍家抛业飞奔而出,揪住每一个出来捣乱的“黑五类”进行深切的马列主义思想教育,不计报酬,不辞辛苦,全年无休,堪称行业标兵,业界楷模。

 

 

大部分的时候,马大姐还是很温暖的。

 

看到流落街边的人,无论是乞丐还是小孩,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马大姐都很支持我伸出援手;

 

当看见别人感受不好的时候,马大姐也会提醒我,多多去进行抚慰;

 

如果有人受到冷落了,马大姐会鼓励我,主动走近别人是种友善;

 

当跟对方产生矛盾的时候,马大姐通常会告诉我,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没有人是天生坏人;

 

若是有人帮助了我,马大姐会谆谆善诱,让我牢记他人的善意善行;若是看到虚假之事,马大姐会提醒我,坚持自己的真诚。

 

有一些时候,马大姐也很招人烦。

 

 

比如,十七岁那年的某个夏日,我在一个小书店看书,午后,书店里只有我和店主,我打算趁着安静挑选几本好看的小说,正在入迷之际,突然听到身边有怪异的声音,回头一看,不知道哪儿来了个中年大叔,正在旁边不远处自慰,我吓得嗷一嗓子掉头就跑……

 

回到教室,惊魂未定,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同学都问我怎么了?我抽泣着说遇见个变态!班上男生义愤填膺,撸胳膊挽袖子这就要冲出去揍那个变态,居然,被我拦住了……

 

原因是,瞬间,马大姐就冲出来告诉我:

 

“同学要为我打架会不会挨处分啊!”

“那个店主人挺好,会不会打架把人家书店给毁了啊!”

 

“况且,那个中年怪叔叔也没对我做什么,算了~”

 

 

后来,等我接触到心理学,为此而做个案疗愈的时候,恐惧,害羞,焦虑,愤怒称囊而出,哭了个昏天黑地。

 

在我就要虚脱的时候,马大姐突然给了我一个更加具有启示的问题:“你说,那个裸露狂,他是不是更可怜呢?他一定有着一个很惨痛的人生,才会成为变态的。”

 

不但是这样的影响深刻的事情,就连和朋友一吃吃饭,马大姐也会没事儿出来搅局:

 

“虽说你想吃辣的,可是肉兔兔上火嘴都气泡了,算了算了,吃点清淡的吧?”

 

“清淡的你想吃日料?哦唷唷,豆豆兔吃海鲜过敏你不知道啊?咋能光顾自己呢?”

 

“什么?饺子?你不知道韩不帅最不爱的就是肉馅饺子嘛。”

 

 

于是,每次点菜,几乎我的答案都是“随便”“你们想吃啥”?

 

不是因为我没主见(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可有主见了),而是,面对着和别人的需求冲突,我根本连说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明明知道别人的特点,你还偏偏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不顾别人,这不是以自我为中心嘛,做人,要与人为善,要善解人意,要体恤众生……

 

马大姐就是这样絮絮叨叨的活在我的世界里,亲切又烦人,和善又骄傲。

 

直到有一天,马大姐突然变身马大侠。

 

 

什么意思?就是虽然“有爱”“善良”“真诚”虽然是我的理想化,是我努力想要达到的状态,但是,你的世界总不能永远“伟光正”吧?不能永远只有光亮没有黑暗吧?

 

人说,山有多高,谷有多深,你有多么渴望看到阳光,你就有多么容易发现乌云。所以,反而我对“没有爱”“不善良”“自私”“虚假”更为敏感,于是,马大姐时不时就要变形一下。

 

当年还在电视台的时候,我所在的栏目是法治专题报道,那时候真是年轻气盛,热血满腔,总觉得自己是带着使命在做神圣的“无冕之王”,我和我的同事简直就是为民众代言的正义使者。

 

 

有一次,接触了一起舞弊案,有着强烈新闻热爱的我,排除万难,动用一切关系,采访法院,检察院,证人,举报人,包括暗访采访周边吃瓜群众,一门心思要扬善除恶!面对着一大堆素材,在采编室奋战了五天五夜,最后审批的时候,竟然被枪毙了!竟然被枪毙了……

 

理由很无语:因为这家钢铁厂马上要上市,这样的舆论会造成干扰,所以厂长特意找到台长,希望这事儿“压一压”。

 

头找到我,很语重心长:“虽然要有新闻工作者的情怀,可是,有些时候,要顾全大局……”

 

对我而言,只有震惊:

 

不是平时开会都教育我们要有新闻敏感性吗?不是说做为新闻工作者要关心国计民生吗?不是说要有职业道德拒绝灰色收入吗?不是说要做好党的“舆论喉舌”吗?这么大的案子,这么辛苦的专题,就这么被“顾全大局”了?

 

愤怒迅速充满了我,那一刻没有理智,只有情绪和愤怒,主任?姐不在乎!工作?姐不稀罕!脱口而出:“劳资不干了!”

  

于是,就这么结束了我的新闻生涯。你说冲动吗?冲动。后悔吗?不后悔。

 

 

所以,不要以为二号是软柿子,其实很多时候二号都很倔强,远远没有三号的灵活。是因为二号本身就是情绪驱动,当情绪比较激烈时,来自压力线的八号腹区能量,又会加强二号的情绪化以及对抗性,所以在二号决绝的时候,确实是又硬又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大家都说二号像是可爱的小兔子,可其实小兔子一点都不乖,急了真咬人。

 

七哥常常开玩笑说:“小心小兔子变成大鳄鱼哦。”其实讲的就是平时二号太“好人”,真当爆发的时候,往往不管不顾,大不了鱼死网破。

 

只是跟八号不同,八号的发火是瞬间的,而二号通常是情绪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才会被引爆。一旦被引爆,二号的悲伤就犹如洪水,延绵不绝……

 

  

于是,马大侠回归自己时,走到四号位,变成了悲伤深情的马小妹。

 

平时,二号的注意力都在外部的世界。当二号接触到自己的内在的时候,开始跟真实的自己呆在一起,开始去感受自己的心跳,正视自己的悲伤,允许自己的黑暗面。

 

人前的二号太快乐了,太阳光了,也太和善了。当关掉那二十四小时都灯火通明的世界,只剩下黑暗的时候,悲伤与敏感袭来,开始最真切的抚触。

 

 

亲爱的,你真的快乐吗?

亲爱的,你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亲爱的,你想去往何方?

亲爱的,你想要的合一,真的只能通过给予来获得吗?

亲爱的,即便获得,你却丢失了自己,划算吗?

亲爱的,虚空真的那么可怕吗?

亲爱的,你在哪儿?

亲爱的,你是谁?

……

 

无数个问题浮起,每一个问题都犹如重锤,砸在冰面,嘎嘎作响。

 

这个时候,世界黑暗,且只有一人。

是孤单的。

但很奇怪,并不孤独。

反而带着一种满足,和自己全然在一起的满足。

 

我会问自己:你想要什么?

也会支持自己:忠于你自己。

甚至鼓励自己:你最重要!

 

  

于是,我会在偶尔,心情很好的时候,跟韩不帅说:“我想吃你做的可乐鸡翅!就现在!”“你背我回家!”“给我讲故事!”“陪我聊天!”

 

也会思念起某年某月某地某人某事,无论是相遇还是分离,去感慨伤怀,把一份炙热的情感只是随着泪水,悄然滑落,然后无影无踪。

 

或者在某个午后,就自己一个人,在阳台上,呆呆的望着云,一本书,一杯茶,除草,养花。

 

小任性,小确幸。

 

 

人是一个复杂的动物,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二号,很温柔的二号,很为人着想的二号,受压走的是九个型号里最强硬的八号,放松走的是九个型号里最忠于自我的四号。柔软既是坚强,大概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即便是压力线动力线,副型,侧翼全都加上,也不足以完全了解一个人。但是九型最有效的地方,就在于它为你发现自己提供了一个路线。每一个路线上的每一道风景都是独特而美丽的。

 

所以,无论马大姐,马大侠,还是马小妹,都有着独特的风姿,可爱的个性,她们都是我。

 

我爱我,犹如,我爱你。

 -END-


作者简介:

李静 ,九型人格全球学会EPTP高级督导,九型人格全球学会EPTP认证导师,中国教练师协会九型人格研究会秘书长,九型小兔特约撰稿人,中国九型人格网特聘高级性格研究员。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