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简易行为矫正疗法

简易行为矫正疗法

作者:青岛郑棋元
阅读:2619
评论:0
发布于:2018-09-19 21:19



    我们每个人都因生活在不同的家庭环境里,从小养成了不同的行为习惯,有些不良行为导致我们在社会上出现了非适应性,并为我们带来了困扰,因此我们需要去对这些不良行为进行矫正,并建立新的适应行为,这种通过学习和训练矫正行为障碍的心理治疗方法,就是行为疗法,又成为“行为矫正疗法”或“行为治疗”。

    行为疗法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末,根据巴普洛夫的经典条件反射、桑代克和斯金纳等人的操作性条件反射强化学说、班杜拉的模仿学习理论等原理,采用程序化的操作程序,帮助求助者消除不良行为,建立新的适应行为。行为疗法的理论认为,求助者的各种症状都是个体在生活中通过学习而形成并固定下来的,它把着眼点放在当前可观察的非适应性行为上,相信只要“行为”改变,所谓“态度”及“情感”也就会相应改变,不关心求助者的“潜意识”或“内在精神的症结”。随着认知心理学的发展,部分认知技术开始被逐渐引入到行为治疗当中。认知行为疗法是根据认知和行为的理论假设,通过认知和行为技术来改变求助者不良的思维或信念和行为,从而达到消除不良情绪、矫正非适应性行为的心理治疗方法。其着眼点主要放在求助者非功能性的认知问题上,是希望通过改变求助者对自己、他人或事物的看法与态度来改变并改善所困扰的心理问题。其中求助者希望发生改变的意愿、练习和达到的目标,是干预或治疗成败的关键。

在行为治疗中,常用的方法有以下四种:

1、增强法:

   有正强化和负强化之分。正强化即给予正性强化物(人所喜欢的刺激);负强化即撤销惩罚物(人厌恶的刺激);两者都可用来鼓励求助者产生受欢迎的行为和抑制不受欢迎的行为。

2、惩罚法:

   也有两种方式,一是给予个体不喜欢的强化物或厌恶刺激;二是撤销个体还在享用的正性强化物。常用的惩罚方法有两种,一般性惩罚包括给予批评、罚款、劳动改造等;特殊性惩罚包括束缚身体、隔离、厌恶疗法等。其中厌恶疗法包括给予电击、催吐剂等。

3、消退法:

   指对不良行为不予注意,不给予强化,使之渐趋消弱直到消失。例如小孩的无理取闹,父母的劝说或打骂都会成为强化因素,因此,不予注意或理睬,无理取闹行为可能减弱,直至消失。

4、代币管制法:

   指可以在某一范围内兑换物品的证券,其形式有小红旗、小铁牌、小票券等。求助者可以用这些证券换取自己所需的物品。

    建立新行为的常用技术有两种,行为塑造技术和行为渐隐技术。

1、行为塑造技术:

    指通过强化手段,矫正人的行为,使之逐步接近某种适应性行为模式的强化治疗技术。在行为塑造过程中,多采用正强化的手段,即一旦所需的行为出现,就立即给予强化。使用的强化物,对求助者来说应该是最强有力的。如果一个中间行为目标经过反复强化,总也不能通过标准,就应考虑适当降低或修改这个中间行为目标。

2、行为渐隐技术:

  在瞬息万变的环境中,个体想要适当地调整自己的行为,就需要迅速而准确的抓住那些在此时此刻什么是适当行为的环境线索。有些人由于不能准确抓住这些线索,产生刺激识别缺陷,最终导致行为障碍,或做出了与环境不相适应的举止,或对错误信息线索做出了反应。渐隐技术就是通过利用明显刺激(线索)改变非适应性行为,建立新的适应性行为的方法。

    阳性强化法:是建立、训练某种良好行为的治疗技术矫正方法,也称为“正强化法”或“积极强化法”。通过及时奖励目标行为,忽视或淡化异常行为,促进目标行为的产生。这种方法适用于出现行为障碍、希望改变行为的求助者。

    阳性强化法的理论基础使行为主义理论,行为主义理论认为人及动物的行为是后天习得的,是行为结果被强化的结果。

    阳性强化法的具体程序:

1、明确目标行为:

   在进行行为干预前,首先要了解求助者的基本情况,清楚问题形成的原因。然后确认求助者需干预的适应不良或异常行为的主要症状表现,即目标行为。选定的目标行为应当越具体越好且是可以客观测量与分析并能够反复进行强化的。例如,家长希望孩子养成爱看书的行为习惯,而孩子也愿意为之努力,则看书这一可观察、可评估的行为就成为目标行为。

2、监控目标行为:

   详细观察和记录该目标行为发生的频率、强度、持续时间及制约因素,从而确定目标行为的基础水平。例如,孩子什么时间看书,看多长时间,哪些因素影响了看书等。

3、设计干预方案,明确阳性强化物:

   与求助者一起设计干预方案或塑造新的行为方案,以取得求助者的积极配合。阳性强化物的标准是现实可行、可以达到的,对求助者有足够的吸引力,是其需要的、喜欢的、追求的、愿意接受的,这样才能对求助者有较强的强化作用。例如,可以与孩子商定,当看书这一目标行为出现时,给予何种奖励。

4、实施强化:

   将行为与阳性强化物紧密结合,当求助者出现目标行为时立即给予强化,不能拖延时间,并向求助者讲清楚被强化的具体行为、目的、意义和方法,使求助者了解干预的目标,理解所用技术和方法的目的及意义,明确自己该怎么做,确立信心并逐步配合。一旦目标行为按期望的频率多次发生,就应当逐渐消除具体的强化物,即由物质刺激变为精神奖励,继续采用社会性强化物或者间歇性强化的方法,以防出现对强化物脱敏的现象。例如,当孩子出现看书这一行为时,应该对其进行阳性强化,给予奖励,实现看书的目标行为与阳性强化即奖励的结合,逐渐养成看书的行为习惯。

5、追踪评估:

   随着行为干预的进展,应让求助者本人也掌握和使用干预方法,学会把干预情境下所获得的效果巩固下来,并在干预程序结束之后,进一步发挥求助者的主观能动性,使求助者主动地把疗效扩展到日常生活情境中去,进行周期性的评估。例如,孩子已经用阳性强化法使自己养成了爱看书的行为习惯,可以建立起信心,利用所学到的方法,举一反三,运用到其他需要改变的行为上去,从而改变不适行为,建立良好行为,获得心理成长。

    总而言之,这些行为矫正疗法不管是求助者不良行为的改善,还是培育孩子,或者改变公司员工的行为等都非常实用,让我们矫正不良行为,建立新的适应行为,培养成良好的习惯,长期积累将会成为我们性格的一部分,从而改变我们的命运,创造我们美好的人生。

  

青岛郑棋元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