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敢问路在何方?——写在九型人格从业第十年岁末(文/裴宇晶)

敢问路在何方?——写在九型人格从业第十年岁末(文/裴宇晶)

作者:裴宇晶博士
阅读:1383
评论:0
发布于:2019-04-04 04:16:08.0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岁末的清晨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写点什么,从2009年开始做九型老师,今年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十年来,我见识了一拨又一拨人热情地投入到九型事业然后又因做不起来而失落离去,十年来,我目睹了不少曾经知名的九型人格老师离开了九型行业,还有一些属于半隐退或半改行状态。


很多人说很羡慕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其实要想做好自己喜欢的事,需要花费的代价远超过不做自己喜欢的事,要不然,谁不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呢?当然,如果在有钱有闲以后,再去从事自己喜欢的事,这是一个正常逻辑。但我显然不是这一种,我看到目前绝大多数从事九型的人也不是这一种。


2009年夏第一次在大会紧张地演讲九型人格


在开始从事九型的2009年,我只是一个尚未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有钱有闲一族,还记得当时的同学的嘲讽和老师的叮咛——“你脑子坏了吧?指望靠这个类似星座的玩意当工作?”、“你只当作一个兴趣爱好就行,千万不要当作事业!”、“兴趣如果做了事业,就变味了,你也就没兴趣了!”、“你先去工作个五到十年,有经验和资本了再做你有兴趣的”……

2009年9月第一次九型人格公开课


其实我读博士奔来就只是想做一名大学老师,我很向往在高校做一名学者,从来没想过去商业机构工作,更别提自己创业了,然后,因为九型,这一切都改变了,后来我明白,驱使我改变多年设定道路的并不是因为九型是兴趣,更不是因为九型很赚钱,而是一种模糊的使命感,我已经记不清楚这个使命感最早是何时产生的,只记得从业九型之前的2006-2008年那三年,大约是我读硕士研究生期间,是我最迷茫的三年。


2007年夏,在迷茫中第一次看到九型人格的书


在那三年,我发现除了当大学老师我什么工作也不愿做,也不去参加一些知名公司和事业单位的面试应聘,到处奔走北京、上海,想找一种“探索人”的工作,到各种人才测评中心求职,到职业规划机构做客户,看到“人才测评”四个字就特别兴奋,记得2007年冬天,我看到北京一家人才测评中心上的横幅“让每一个中国人了解真实的自我”,那一刹那我感到热血沸腾,好像是从我心里说出来的,一度想到那些地方工作,但我当时参与的项目或实习机会都只是打杂助手,完全触及不到专业,只好放弃了。


2007年冬到北京苦寻“人才测评”工作


后来我就自己研究MBTI,霍兰德职业性向等测评,还沉迷过一段笔迹分析,狂热地给别人分析笔迹,但总是过一段时间后兴趣就转移了,直到2009年遇到了九型人格,放佛这就是我多年苦苦寻觅的爱人,一见钟情,它符合我之前所期待的种种,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我和九型的关系有两个要点:第一,我是先有了使命感(尽管很模糊),才遇见了九型,是九型确认了我的使命感。“让每一个中国人了解真实的自我”就是我当时的使命感,九型恰好是我认为最好的表达途径。第二,之前感兴趣的人才测评工具或笔迹分析只是喜欢,所以不能长久,但我对九型不只是兴趣,而是它能够承载我的使命感——懂自己、懂别人。

 


在做九型的第五年,我写了一本《九型人格与职业生涯规划》,从那时候起,就有无数大学生通过微博、知乎等平台找我咨询如何规划成为一名九型人格老师,我曾一度也很期待更多的人加入到九型事业,誓言要培养千千万万个九型人格老师,我认为别人可以和我一样不顾一切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胸怀同样的使命,特别是2013年后我的九型事业已经开始有影响力,经济收入也开始不错的时候。


于是2014年我开设了九芒星九型人格师资发展班,创立了九芒星九型人格体系,更多的人在我的激励下开始为了成为一名九型人格老师而来学习我们的全部课程,甚至还有人辞去本职工作开始全职从事九型,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好事,却听到有人开始抱怨“裴老师用使命感激励别人像他那样不顾一切地做九型,而这些人生存堪忧”,其实绝大多数从事九型的老师,都不是很赚钱,最多也就是解决温饱问题,而这还需要经历几年的磨难之后。说实话,我确实认为这些学生可以像我一样不顾一切地去做九型,很多人更想要“速成”。


不久以后,学生们开始对我有了明确期待——”裴老师要大力发展九芒星,做大做强,然后把我们都带起来,建立导师团,推向全国,一统江湖“,这一下我清醒了,回想起四五年前我的老师李博文曾经也有过这样的事情,曾经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不愿领导学生们一起发展中国九型——“我只是个老师,不是操盘手”,他说我以后也会遇到,到时候就明白了。我很感谢他的提醒,事实上,这可能是所有培养九型人格老师的机构都会面临的。

 


那么,问题的本质到底在哪里?答案竟然是——九型没有“用”,因为它不是术而是道,“技术”可以卖钱,这是一个常识,而九型论术它不那么值钱,根本卖不出去,因为它根本不是用来“解决具体问题”的智慧,它关注的只是“人”,它无法解决你的具体问题,它只能支持将你提升到“无须解决”的层级。



这对九型人格老师的要求其实非常之高,提升人的健康层级这件事,绝不是讲解九型人格知识就可以做到的,如果以为只是用九型知识在提升别人层级,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支持自己和别人去到更高生命状态和更高健康层级,九型人格才算得其所用。所以我们现在改革后的九型人格导师班做了几点调整:第一、不再培养全职九型人格老师,要成为你擅长领域的应用专家;第二、以咨询为主,讲课为辅;第三、导师班兼成长班,导师的个人成长和层级稳定是核心;第四、通过咨询提升他人健康层级,而非解决他人的具体问题。


所有坚持多年还在从事九型并继续发展九型的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点——不断地在“搞定自己”,换句话说,我们并不是在更新九型知识,而是更新我们自己。

 

在不抱怨环境和任何人的前提下,把一个十分困难的事情做起来,不搞定自己、更新自己、提升自己,能做到吗?你就算是不做九型这么一个困难的事,做任何一个行业,要活下来并不断发展,都是要做自己的功课的,仅仅靠才华和天赋是不够的,若不能修自己,有“用”的事业尚且不能做好,何况做无“用”的九型人格?



如果九型人格事业确有一个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你的健康层级是否能稳定在较高层级,决定了你的事业成败,而普通行业不会。九型人格的唯一用途就是提升自我觉知和健康层级。大众层级是在第五层级,有自我提升和觉察意识的大众必须至少在4.5层,请问有多少呢?这样的人在总人群中并不多,即便有,他们为什么要来学习你的九型人格?还有很多生命绽放的路径,有无数的各类学科的导师,你的生命能量和层级能吸引来吗?这意味着你要稳定在第四层级(中间经历无数次掉层和爬起),同时还要非常精通九型专业。



在这十年里,每当我的健康层级下滑,招生人数就开始戏剧化雪崩,哪怕前一届还如火如荼,下一届依然可能门可罗雀,用现实来检验健康层级,真是准地很哪!这样的事在做九型的前五年发生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大波动,可谓心惊肉跳,每次招生人数锐减,我就开始反思自己,原以为是我的九型人格专业问题,后来一想不对啊,论专业,我肯定比之前进步多了,怎么学员人数锐减了呢?好在九型人格是可以让人反省的,再往深处想,往往都有惊人的收获,有时候还没有收获到那个点,就还会反反复复,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迷茫和痛苦,表面上看是事业压力,实际上是自己内在的问题。



这些几乎都要靠自己去摸索,无人可以问,也无人指引,唯一能依靠就是九型人格这个心灵地图,精准地探索和觉察自己,不断地自我觉察,专业也就不断提升了,所以很多人问为何我写4号的原创特别多,因为我自己的类型当然感悟最多,收获最多,它是实实在在的体悟,是不断摸爬滚打,一次次把自己逼到绝境得来,写出来的文字,说字字带血并不夸张。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很喜欢看书的人,也不是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整天像一个学究一样研究九型,那会傻的,这些还是靠做公司、践行九型、做九型咨询得来。最近三年,我的健康层级稳定了,招生人数也稳定了,吸引来的学员健康层级也会更高一点点,我知道,我在哪里,就会吸引哪里的人,只要我在4.5层以下,招生就会出问题,5层的九型能讲什么呢?——怎么用九型搞定客户?搞定孩子?搞定伴侣?灌输专业知识?贴标签?这些只要你做几年九型,你就知道是根本无效的。



所以,我不能说九型人格老师一定赚不了钱,但是你得明白九型最值钱的地方在哪里呢?九型最核心的价值在于用生命影响生命,首先你用九型能够支持你自己,你的九型就有了价值。作为一名九型人格老师,我们不是让九型给我们带来价值,而是我们赋予九型以价值。我们呈现给别人的不仅是九型,更是我们自己!



当然,也许你会说,谁能不掉层呢?是的,导师当然会掉层,而且也需要掉层,问题是,掉层有没有让你收到礼物呢?层级不怕掉,就怕卡,每次掉层就是一次自我更新,问题是你能不能经由掉层获得自我更新,以及你的更新速度。如果经常掉下去卡地太久,或者干脆上不来,陷入你人格模式的泥潭,你又如何去用你的生命状态影响到别人呢?



以九型人格为使命感的老师,我需要提醒一点,不是因为你有使命感,命运就眷顾你,使命感只是你自己的,如果这个使命感不能让你不断自我更新和成长,这个使命感就是假的,就是一种被包装地很崇高的欲望,当然你不需要批判这个欲望,只需要识别它。如果你想要真正地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就需要放下任何对他人和环境的期待,直面自己,在一次次现实的困难中去磨练自己,不要依赖任何老师和权威,没有人要替你负责,也没有人能决定你的未来!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九型人格老师,请准备好跑一场磨难般的马拉松,这无关你九型人格学地有多专业,而关乎你对自己的修炼有多深入和持续,有九型人格如此精准的心灵地图在手,只需要你有面对自己的勇气,面对自己的苦与痛,咬牙并长年坚持。


如果不用九型人格支持自己,你的九型也就基本上支持不到别人,最多传输点知识或贴贴标签,九型就一点用都没有,这是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体会。



当然,我说九型人格没有“用”之所以加了引号,是因为九型人格智慧讲的是道,是高层的“用”,我们需要“道”的指引,同时我们还需要“以道驭术”,有效的九型人格应用是一定要分层级的,从现实的角度说,大众的健康层级是在第五层级,他们迫切需要解决问题、搞定别人——孩子不写作业怎么办?老公有外遇了怎么办?团队不好带怎么办?职业迷茫了怎么办?……


在没有自我觉知之前,人们只愿意为搞定别人、解决问题买单,这些第五层级的问题和九型所指引的高层根本不是一回事。就像你在职业困惑的时候,更需要解决职业规划的具体指引,而不愿意为心灵鸡汤付费一样。



九型人格所指引的是高层,并不能具体解决这些琐碎问题,这中间还有巨大的鸿沟,所以用带去高层的方式去带第五层的人,一定会出问题,那是很多“心灵鸡汤”干的事,听起来很美好,但没有一点用处!


你让一个完全活在面子下的第五层3号(过分包装的“变色龙”)去放下角色,回归内心,面对真情实感,变成“真实的人”,“杰出的典范”,这就好像要求不及格的学生直接考90分以上一样困难,不如先让他们鼓起自信和勇气,努力工作,先成为第四层3号(有好胜心的成就者)。



如果你想要让九型人格变得有用,就要去不断用九型去解决自己和他人的问题,不断地把自己从第五层级捞上来,不断自我更新,对于迫切需要解决当前问题的人而言,他们不需要知道如何活在当下,心灵成长,回归本体,他们需要具体解决方法,如果你急于让人们去觉察、内观、成长,是毫无意义的。



有用的九型人格老师更像是一种智慧引领,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都是先服务于“五进四”——缓解日益紧张的人际控制和内心冲突,更有效地工作和生活,如此一来,人们就有办法解决他自己工作和关系中的问题,一个合格的九型人格老师一定是在自己一次次掉层中靠自己一次次爬上来,不断减少依赖老师的时间,然后才能依据九型人格智慧地图,根据不同层级去扶持对方,在一次又一次的“五进四”引导中,别人就能在不断解决自己问题中越来越了解自己,从而自己也会有热情和兴趣去学习九型人格,继续松动性格,稳定层级,甚至自我修行。


所以我们九芒星的专业班是服务第四层级的学员的,课堂并不解决具体问题,只是促使一个人的精准的自我探索和自我提升,也就是完成“四进三”——深度觉察与自我绽放。在这个过程中,很多问题会迎刃而解,或者不再是问题。

 


我憧憬的下一个十年的九型人格事业,老师们不是在给各行各业去讲九型,而是在各行各业去用九型,会涌现出一大批运用九型人格服务社会大众心灵的咨询师(目前我们的导师班已经全面导向咨询应用),他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是“心中有九型,手中无九型”的中小学老师、心理医生、客服经理、企业家、人力资源经理、销售总监……是一个个穿梭在都市丛林里的自我修行者,对九型人格无论是显化还是隐形使用,都一定是在应用中创造价值。



未来的一个九型人格导师的价值显化,讲课费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如果你能支持一个资产1个亿的企业家的健康层级提升一级,带动他的骨干团队、全体员工、企业乃至客户提升,也许就会提高企业价值变成2个亿,而九型人格导师根本不需要了解他的公司的业务,更不需要掌握他们的行业、环境,协助制定战略,你只需要实实在在地提升企业家个人的健康层级,你只在“人”上工作,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你在自己这个“人”上做过相当大程度的工作。



最后,祝福所有曾经、现在和未来准备从事九型人格的朋友们2019新年快乐!


同时,也祝福我们即将迎来十周年的九芒星九型人格。现在,一个新的十年开始了。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