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译作:九型人格与脑化学

译作:九型人格与脑化学

作者:刘梦媛
阅读:8730
评论:0
发布于:2014-05-24 23:21

九型人格已被证明是一种描述人格类型的非常精确和可供预测的模型 。九型人格不光是描述人格类型的强大工具,而且它暗藏了一个目前尚未被发现的生物学真理。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简略说明基于九型人格的以生物学为基础的人格理论。我们认为,对于验证化学和遗传因素是形成人格基础的一个“元素”,这个理论迈出了重要一步。    

   

中枢神经系统产生了三种主要胺类神经递质,而由基因决定的其按高,中和低不同水平在人体中的排列组合,可以解释九型人格分类体系(也就是9个带有侧翼的基本类型,三元组,霍尼三元组和“谐波”组)的形成。神经递质是以固定模式调节大脑活动性能的化学物质。这三类主要神经递质就是多巴胺,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

其中,多巴胺是身体耐力或内驱力的一个基本调制器。血清素可以被认为是调节心理幸福的关键化学物质。 去甲肾上腺素可以使人集中精神思考或思维活跃。


据此,我们可以提出一个人格理论,即这三种神经递质系统的高,中和低三种活性水平是以九型人格分类体系的方式分布于人体的。我们发现基本三元组(脑,腹和心)对应着去甲肾上腺素神经递质系统的活动水平。脑中心( 5 67 )显示出了高水平的去甲肾上腺素活性并且他们思维活跃。本能中心的三个类型( 8,91)显示出了具有相对低的去甲肾上腺素活性,然后心中心( 2 34)的去甲肾上腺素系统的活性是中等水平。我们认为,多巴胺的活性与霍尼三元组(进攻组,退缩组,和责任组)具有相关性 。进攻组( 3 7 8 )有高水平的多巴胺活性,而且他们拥有大量能量并非常亢奋。退缩组( 4 5 9)具有较低的多巴胺活性水平,而责任组( 1,26)具有中等水平的多巴胺活性。最后,感谢里索·赫德森在发现“谐波”组的工作中所作出的贡献,这是九型人格的第三种分类方式,而血清素的活性水平正对应着“谐波”组(乐天组,反应组和能力组) 。乐天组(7,9 2 )具有高水平的血清素活性,而且他们一般都有一个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反应组( 4 6 8 )具有最低水平的血清素活性,而能力组( 1 3 5)具有中等水平的血清素活性。


依据9种基本人格类型的高,中和低三种神经递质活性水平的组合产生了下面的列表:

类型

血清素

去甲肾上腺素

多巴胺

1

中等活性。

稳定的情绪,中等程度的幸福感

低活性。

低焦虑水平,刻意的思维,

 

中等自信。足够的内驱力,能量和耐力。

2

高活性。

高水平幸福感。易满足,平静和快乐

中度活动。

有些焦虑,良好的唤醒水平,易刺激但不躁动

 

中等自信。 足够的内驱力,能量和耐力。

3

中等活性。

稳定的情绪,中等程度的幸福感

中度活动。

有些焦虑,良好的唤醒水平,易刺激但不躁动

高度自信,高能量,高内驱力,和高耐力。

4

低活性。

低幸福感,反应度高,情绪化,具有进攻性

中度活动。

有些焦虑,良好的唤醒水平,易刺激但不躁动

低自信,低内驱力,低能量,和低耐力。

5

中等活性。

稳定的情绪,中等程度的幸福感

高活性。

高焦虑水平,不安的思维,高张力,过度刺激

低自信,低内驱力,低能量,和低耐力。

6

低活性。

低幸福感,反应度高,情绪化,具有进攻性

高活性。

高焦虑水平,不安的思维,高张力,过度刺激

中等自信。足够的内驱力,能量和耐力。

7

高活性。

高水平幸福感。易满足,平静和快乐

高活性。

高焦虑水平,不安的思维,高张力,过度刺激

高度自信,高能量,高内驱力,和高耐力。

8

低活性。

低幸福感,反应度高,情绪化,具有进攻性

低活性。

低焦虑水平,刻意的思维。

高度自信,高能量,高内驱力,和高耐力。

9

高活性。

高水平幸福感。易满足,平静和快乐

低活性。

低焦虑水平,刻意的思维。

低自信,低内驱力,低能量,和低耐力。

类型

血清素

去甲肾上腺素

多巴胺

8

9

1

2

3

4

5

6

7

 

您可以通过上面的表格看到,这样的分配有某种对称性,我们认为这个信息有预测价值。因此我们相信,九型人格在心理学和精神病学中的重要性的和可供预测性,就如同元素周期表在化学和物理学中所占据的地位一样。上表可以解释为什么某些精神药物,如百忧解(SSRI ,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对一些人有作用,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却引起不必要的副作用,同时对另外一些人却丝毫没有影响。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是否存在着适合上述类型和与之对应的神经化学系统的特定药物,甚至是一些食物和活动,会对该类型的人有所帮助。

此外,我们认为, “侧翼分化”和解离方向的变化,是由于这些神经递质以常规的相互关系达成的平衡状态遭到了破坏。而对于整合,也可以推测为它是以一种更加平衡的神经化学系统的方式去调节相同的化学物质而达成的结果。我们认为医药,食物,音乐和运动都可以影响这些神经递质系统的相对活性,所以通过合理的调节这些因素的影响,我们可以帮助人们实现人格的平衡和整合。

这就是基于生物学的人格理论,当然作为一个粗略草图它提出的疑问尚且还多过确信。然而涉及到某种特定人格特质对应这三种神经递质活性的最近的研究报告很能在众多科学文献中吸引眼球。我们即将开始这项研究项目,即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探寻九型人格定义的人格特质与这三种神经递质活性之间的相关性。


我们对究竟是先天遗传还是后天教育更能决定人格发展的讨论有相当的认识。我们确定是先天遗传决定性格类型,但后天教养决定性格的健康度,同时也决定了副型(社交型,性类型和自我保存性) 。我们已经构建出一个以环境影响为基础的副型理论,并且正在开发一个测试工具来检测我们的假设。

我们的理论是,副型是在婴儿第18-24个月决定的,并且与家庭组织结构及其健康程度相关。具体来说,我们认为社交型儿童的家庭有多位“照顾者”,例如在过去常见的多代同堂的家庭环境中,或者现在常见的家长分开养育孩子的家庭环境,一个孩子可能被由于离婚和经济影响而产生的多位“妈妈,和爸爸们”在多个家庭中养育。


性类型的人,要么是出生于有妈妈,爸爸和一个孩子的传统家庭,要么是出生在单亲家庭中并普遍地与“主要照顾者”建立起了强烈的安全依恋。

最后,我们认为自我保存型在副型发展的关键( 18 - 24个月)期间与他们的“主要照顾者( S) ”建立依恋时出现了问题,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死亡,疾病,离异,还是兄弟姐妹取代了他们的位置。


我们认为副型更接近于文化副产品。史前人类普遍分为游牧或农业社区。在许多游牧文化中,人们以单个家庭单位为主建立防御保护自己,因此在这些家庭生存的孩子们随身携带着的生存优势即是,如果他们能够与他们的母亲建立紧密的联系就会得到保护。而在农业社会的家庭单位通常是由多代同堂形成的,所以在这些家庭生存的孩子们随身携带着的生存优势是,如果他们可以与整个族群挂上关系他们就会安全。除这两种设置以外,如果一个孩子在与照顾者建立依恋时出现了一些分离或功能紊乱的问题,那么孩子学到的生存策略就是他需要自己保护自己。因此我们认为,副型在孩子出生后18-24个月间决定,并且取决于孩子的家庭环境。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中某种副型会占优势,因为这具体取决于该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家庭结构的类型。

注:“谐波”组(harmonic group)是指反应组、能力组和乐天组的分组。

九型人格与脑化学



作者:埃瑞克·S.舒尔茨,医学和哲学博士;蒂娜·托马斯,护士,专科医师(DCSW)

译者:刘梦媛(九型研究者) 2014年5月4日午。

(原文出自Enneagram Institute: Enneagram Testing & Training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刘梦媛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