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译作: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在内在实践中运用九型人格

译作: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在内在实践中运用九型人格

    学习“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是所有古老的智慧传统都在秉承的目标。这暗示着,人类是化身于物质世界的精神性存在,必须学会在驾驭这个本质的、基础的“异域”领土的过程中不丢掉和迷失自己。这同时也意味着,我们人类拥有一个非常高尚的目标——充满活力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将自己的心和灵魂也一起抛给它并以此繁荣它,然而却不忘记我们真实的身份和我们的家乡在哪里。“活在世间,却不属于它”是一个充满艰难和长期挑战的邀请,它需要我们在两种情形的对立转换间“绷紧一根弦”,其一是忙碌于世俗事务而忘记我们的真实身份,其二是想象我们以某种抛却世界和他人的超然的方式超越了这个世界。这份“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的“绷紧的弦”只能依靠练习存在感去达成。


    然而,如果我们练习存在感,我们将无可避免的进入限制我们能力的最主要的障碍中——我们的性格,以及它包含的各种概念、防御和隐藏的恐惧。事实上,我们的性格就是我们觉醒的最首要的障碍,因为性格的一个最主要的特征即是使我们对性格的特征盲目。简单来说,其实我们并不想看到我们真实的样子。我们只是看到了我们真实本性理想化了的形象。真实的看到自己需要帮助——通常是一位真诚可信的老师,或者一门客观的知识所提供的洞见,以及了解自身的智慧。这就是为什么九型人格来到了我们的世界,作为最伟大的洞见中的一个服务于我们的内在实践,服务于在灵魂之旅中找到回家的路。


    我们对于九型人格体系的了解是——它其实完全超越了性格类型学——而展示了人类本质的九种根本的分类——九种人类存在于世界的方式(参看前文所述“人类是化身于物质世界的精神性存在”)。人类的意识是一个充满积极品质和消极品质的连续体,而每个类型都是这个意识连续体中一个面向的原型。我们所有人都包含着九种类型,但是其中的一个为回应我们童年所面临的最主要的灾难而被塑型——忘记了和活在我们内部的神性之间的连接。在基督教的语义中,最主要的灾难指的是我们出生后进入的分离意识带来的“原罪”——并且随之而来的是,我们忘记了自己真实的身份,连同上帝儿女的与生俱来的权利。


    忘记真我的结果就是,一扇我们在自身意识里洞察到神圣之爱的光芒的门被关闭了——且由此而来的是,我们被表面的分离、缺陷、缺爱、在自身中感觉不到任何的真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及如此种种的假象蒙蔽而投入到黑暗之中。事实上,在我们对九型人格的解说中,这些反应被称为“基本恐惧”,它以无意识的方式深深地影响着每个人。(九种基本恐惧同传统的“激情”有关,后者由在四世纪记录“七宗罪”的基督教传统和现代九型之父的奥斯卡·依查诺共同给出。)


    如果我们最初对整体的感觉、对真实的定位遭到破坏,在我们感觉到完整和满足得足以使我们臣服于存在,在我们能够在独立的自我感觉升起时清醒放手之前,我们需要一段疗愈和重新定位的时间。我们需要重新找回“合一”意识,并将臣服于“合一”。一个健康自我的发展为我们赢得了做这件事的时间和经历。但是毕竟,我们仍需要去学习如何臣服于慈悲,并允许更高的力量在我们身上做工。


    如果,我们继续“忘记了合一”,我们也将继续依靠“自我”和它创造出来的分离和异化(注:alienation 异化。相对于存在于整体的合一感而言,人格建造出来的感觉带有某种异化程度)来确证自己。为了对抗这种恐惧带来的慌怖,头脑制造出“基本恐惧”,它是种对自身的错误确证,即相信自我可以依靠某些它在世上能够做的事、从他人那里得到的东西、或者自己的努力,来使自己得到固定。(译者注:比如一号认为如果我是对的,那么一切就OK了,害怕犯错就是一号的基本恐惧,其它型号依次类推。)


    基本恐惧带给我们的结果就是,我们会拐错“弯儿”,认同一些看起来能够帮助我们实现人格理想和无意识目标的主要力量,它们是:合理和秩序(一号),爱和亲密连接(二号),对价值和向往目标的认同(三号),同一感和自我确证(四号),知识和掌握(五号),警觉和安全(六号),快乐和自由(七号),自我保护和力量(八号),无为和自我麻醉(九号)。


    但是,为了追寻这些有限的利益,我们的人格却为我们制造出了一个更加限制的自我认同,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内心冲突、离开真我的混乱、痛苦和受难。

    在人生的各个时期,越来越多无法避免的痛苦、威胁和破坏性事物——无论发生在我们身上,还是我们所爱的人身上,都全面地在世界上每一个人心中制造着“信仰危机”。我们是选择活在同意识、存在和觉知相连接的当下呢,还是选择转向我们的人格,更彻底的认同于它?当我们屈服于这个诱惑,我们就会移向人格类型的一般层级——并处在人格的“固定状态”所带来的不平衡之中。


    在一般层级, “转换”标志可以提示我们的不平衡状态,这个转换标志同时也预示着更直接、更全面的对人格的认同,以及更快速的遗忘(或说与之失去联系)存在、真实和我们神圣的本质。精神的重心和能量将进一步转向认同人格——并随着持续维持和激化对人格的认同来反对所有真理、意识或智慧。同拥有灵活的认同和自我结构(比如健康层级)相比,我们开始拥有一个更固定和严格的自我结构——这会为自己和他人带来更多破坏性、消极的后果。

 

在上述过程开始的时候,通常会有足够多的自我意识使我们洞察到“醒来的呼叫”(“Wake-Up Call”)——事实上这个预警信号提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般层级,而且还有沿层级向下并对人格产生更深认同的危险。“醒来的呼叫”并不是一张自动通往健康层级的车票,但如果我们足够醒觉可以记起“醒来的呼叫”并观察它在我们的性格模式里如何运作,我们也许可以足够醒觉,不认同我们的固定模式,并随之回到人格的健康层级。


九型人格可以帮到我们的内在实践,不仅仅因为它明确了我们的人格类型,还因为它告诉了我们在每时每刻需要看(觉察)什么,正如我们不断从更多或更少的存在和意识的层面离开的过程——是沿着我们称之为“发展层级”的路径。层级是每个型号的九个内在梯阶,从最有存在感,自由,和开放的水平(在一层级,解放的层级),到最不自由、强迫性的和失去控制的水平(在第九层级,病理毁灭的层级)。可以详阅我们的书籍,诸如《九型人格的智慧》(the Wisdom of the Enneagram Bantam,1999)和《人格类型》(Personality Types Houghton Mifflin,1996)等等。举个例子,当四号觉察到他们正在自己的想象中对话,或者紧抓住存在于幻想中的过去不放,他们已经移动到了一般层级,并且处在更多的认同于他们人格那些防御式结构、以及以各种方式被锁在固定状态的危险中。换句话讲,“紧抓住并且激化贯穿于幻想中的情绪”就是针对四号的“醒来的呼叫”——可以用作精神警钟叫醒他们看清自己的状态。


下面是每个人格类型的一些典型的“醒来的呼叫”,发生在每个类型一般层级开始的时候。

一号
改革者

感觉到要修整自身所有事情的个人义务。

二号
助人者

相信他们必须为别人做更多来赢得对方。

三号
成就者

为获得地位和注意持续地驱策自己。

四号
个人主义者

紧抓住并且激化贯穿于幻想中的情绪。

五号
探索者

从现实中退回到观念和精神的世界。

六号
忠诚者

依靠自身之外的某些事寻找指引。

七号
热情者

认为别的地方还有更好的事等待着自己。

八号
挑战者

觉得必须通过驱迫和斗争来促成事情。

九号
和平缔造者

向外调整自己以容纳别人。

 



九型人格的实践运用

在我们觉醒并变得更有存在感的旅程中,没有什么会自动发生。虽然如此,九型人格却可以按照下面的方式帮助我们。

1.           我们需要更确切的看到我们的性格模式,深入彻底的理解它的自动化行为。

2.           我们需要看得更清楚,特别是我们的激情和“固定状态”,包括两者是如何在我们的性格中运作和呈现的。

3.           我们需要体验和彻底探究我们滞留在自身激情和“固定状态”中的程度——也就是说,探究我们处在哪个层级上。由于我们性格的倾向,我们很难看到自己处在2层级——这正是我们的人格理想——同样是由于自我防御性的机械化反应总试图将我们留在黑暗和无明之中。

4.           一旦一个矛盾、谎言或者一个关于我们自身的危险的真理被看到,被揭穿,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保持存在感。性格的自动化反应会开始批判,开始“转换话题”,亦或开始分裂——到其他的反应模式当中。当有价值的事情被发现时,我们如何保持探究?——即如何“绷紧一根弦”。


5.           自我观察尽管在开始会是一项缓慢的进程,甚至可能完全停滞不前,但我们仍然需要学会观察自己。我们可以使用书籍培养自己“在每个行为中观察自己”(“catching ourselves in the act”)的意识,坚持的去做,当一些事情浮现的时候,我们将会在其中识别出我们的自动化反应。简而言之,知道该看些什么会帮助我们看到需要看到的事情。

 

然而,对于自我观察和自我忆起这个过程,自然的倾向是很容易停止的,除非有种“更高的力量”或者其他善意在实践中持续地施加影响。所有事都会轻易且快速的沦为机械化的、习性的和无意识的,除非现实和意识能持续的照亮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最后总结一句,在我们自我观察的每一刻的旅程当中,挑战始终可以归结为学习如何保持存在感以及与真我的连接。

 

 

后记:这篇文章里两位大师对其整个九型人格的体系做了概括性介绍,可以说囊括了两位大师对九型研究做出的辉煌贡献及其九型思想的精髓。译者粗浅将其分为五个部分,每个部分各有侧重的介绍了九型体系的一个结构,包括该结构在自我觉察和意识觉醒工作中的作用。如下:

第一部分(1~3):我们的本质以及九型与本质之间深刻而不容忽视的联系,以及学习九型帮我们回忆起本质。

第二部分(4~5段):原罪是我们忘记本质的根源。

第三部分(6~8段):基本恐惧开始并深化了我们对人格的认同。

第四部分(9~12段):“醒来的呼叫”守在一般层级开始的地方作为人格的预警系统,因此发展层级成为实际有效的工具。

第五部分(13~14段):“醒来的呼叫”的详细描述和九型带给我们的洞见。


作者:唐·理查德·里索和拉斯·赫德森

来自The Center for Action and Contemplation 每个季度印发的刊物《Radical Grace》,2006年第19卷第四季度(10月,11月,12月)

译者:刘梦媛(九型研究者)

(原文来自IEA官网,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出,欢迎交流!)

译于:2014年5月14日晚

刘梦媛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