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详情 > 我的成长经历--一位2号学员的分享

我的成长经历--一位2号学员的分享

作者:《家族商业评论》
阅读:6186
评论:0
发布于:2014-03-05 12:47
      小时候所有的人都喜欢我,都夸我懂事,说我是个乖孩子,独立自主,不让大人操心,比如自己穿衣服,自己吃饭。相比大人评价任性的姐姐,我的声音几乎是没有的,奶奶经常讲的一个故事就是:我1岁左右吧,我姐姐4岁,当时我奶奶抱着我 ,我姐姐非要让奶奶抱她,结果奶奶就得把我放下。这个故事从小听到大,从一开始的单纯觉得自豪(被家人表扬)到后来的不满(为什么让着别人的总是我)。小时候家里人比较多,四辈人一起生活(爷爷、爸爸都是独生子),再加上客人不断,总觉得人多的时候像是找不到自己了,总想找个僻静的角落呆着,这时候看书和看电视是很好的逃避方式,可以让我不用去面对各样的面孔,很多我叫不出来的亲戚,客人,让我很烦躁。我不喜欢成为家人的注意焦点,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尤其吃饭的时候,姐姐总喜欢把我作为话题,导致我从小到大一直吃饭很快,总想着早点吃饭完就能离开餐桌。因为姐姐挑食嘛,一般奶奶只会关注姐姐吃了什么,还拿我做榜样:你看小妹,什么都吃……。从小我就明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道理,但是似乎这个方法用在我身上行不通,所有人都习惯了我乖巧懂事的形象。
      情绪就这样积累着,直到17岁上高一,我住校,终于有了离开家的感觉,有了自由的感觉,但是没有用,只是从一个牢笼逃到了另外一个牢笼,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要上学,学这些我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这个时候的班主任帮我分析我为什么成绩不理想,他说是因为我的情绪起伏太大。还记得有一次半夜,我突然就想回家,还是班主任给我拦下了。我觉得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不想象别人一样,过平淡的人生,看电视,打牌,无聊的争吵,无谓的猜忌,不信任的关系。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很早熟,能明白很多大人的动机,有时候觉得很好笑,特别是学校里老师装作一副很威严的样子,很凶的训斥学生,我心理想,何必呢,大家又不是不懂事(当时以为所有孩子都像我一样),这个骄傲真的是从小就刻在我的骨子里,有的时候对老师的一些不尊重,现在想想,真是不懂事啊!
      后来上高二,转学,每天都很没精神,除了上课就是趴在桌子上休息,身体上有各种不舒服,胃痛,肚子痛,背疼,腰疼,脖子疼,所有一系列的疼痛。当时我的同桌就是唯一保存到现在的好朋友,她不理会我尖酸刻薄的语气,沉默,而是用她特有的方式跟我开玩笑,这让我感觉好很多,感觉一些情绪能被发泄出去。当然,我们俩同桌了2年,大吵小吵不断。当时高考结束了,考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学校(报考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专业),虽然也去复习了几天,但是觉得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环境了,就去上大学(其实只是逃入了另外一个牢笼)。
      大学里我几乎为自己的自由欢喜雀跃,光是做头发就染、烫,各种折腾,头几个月的高兴过了之后,又发现问题了,老师怎么总是照着书念啊,这样的话,我们还上什么大学啊,这样我就一直在宿舍里睡觉,像是几辈子没睡过觉一样,可以一直睡20多个小时,完全不会头疼。只有这样,才觉得自己有精神。相比同寝室同学的勤奋,我的懒惰让我很自责,但是于事无补,自责并不能让我勤快一些。大学里也有好的地方,让我体会到系统的法律体制在中国是没有的,古代的法律被抛弃了,国外的法律画虎不成反类犬,这个加深了我对法学的绝望,在这个时候接触了瑜伽,开始短短续续的瑜伽练习,当时为了逼自己一下,去学习了会计双学位,发现自己对经济很感兴趣,报表啊什么的,还挺有意思,但仅限于浅尝辄止,没有深入探究,为什么呢?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有一种很急的感觉,急着长大,急着做一件事情,做不完又有下一件事情,结果什么事情都没做好(现在才知道,情绪不稳定,学习状态不会好的),就这样急急忙忙的毕业了。
      好吧,毕业了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我对法学不感兴趣啊!怎么办呢,我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美容院,这里的环境非常吸引我,每个人都是护肤的专家(我的兴趣之一),没有任何困难,我到美容院做了美容顾问,首先从洗床单开始,我认识了一个朋友,她是武汉学习美容护理的新疆人,她教会了我很多美容知识,就这样,我学会了美容流程,美体流程,精油按摩,这家美容院是烟台市连锁的,很多地方都有,当时我家里非常反对我在美容院工作,觉得好像不是一个正规的地方,一个月之后,过了年,我就离开了这家美容院。
      毕业之后,我去了无锡朋友那里,就是我高中的同桌,我在她那里准备复习考研,当时准备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知识产权法,我研究了很久做的决定,认为这个还比较有意思,在朋友的带动下,我非常有规律的学习,生活,每天去图书馆自习,他们说如果这样下去,我们肯定可以都考上研究生。忘了说,07年还去北京找工作过,我对人多的地方非常反感,觉得人声嘈杂让我很难受,让我招架不住,让我忍不住想逃,找个僻静的角落。在这种状态下,安静的图书馆比嘈杂的广场更让我着迷。我在这里更为自在。
      2008年6月份,北京的姐姐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工作,我纠结了几天,矛盾的痛哭流涕,各种纠结之后,去了北京,开始了工作。在北京的生活,五味杂陈,同样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莫名的开始了一份网上客服的工作,当时姐姐说,你要找个男朋友,我就觉得这个是我的目标了,是潜移默化的,把别人的想法当做自己的想法,我开始注重化妆,购置各种新衣,大冬天穿丝袜,高跟鞋,粉底,睫毛膏,种种臭美,把自己打扮成另外一个人,觉得这样别人就会更喜欢我。
      像梦游一样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直到谈恋爱分手,申请调到上海,首先改变了形象,从长头发变成了短头发,开始读《地藏经》2011年的新年从跟着妈妈一起念《地藏经》开始,接触九型人格,心理学,开始了学习中的改变。我发现我要的不是学历,也不是心理学专家的名头,我既然学会了这样的技能,这是手段,为什么要把手段当成目标来追求呢?我要的生活不就是踏踏实实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恋爱结婚生孩子,在用我所能去帮助别人,OMG差点又一次犯了错误。

《家族商业评论》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